一切显得那么可笑,
一个人,
连自己都不认识,
却写下愚拙的文字,
来彰显自己。
是在记录吗?
是在寻找吗?
还是在,略显困乏的世界里,
独守未曾有人踏入的世界?

夜里 很适合回忆

如果 我回头看看
那些逝去的岁月
我还能记起
那时还没有家里的八仙桌高
院子里的柿子树 在秋天摘下来是软糯的
冬天里 上学的小伙伴跑到我家来叫我
雪盖了厚厚一层 路上是晶莹的冰挂
奶奶在早晨5点就起床了 夜却还黑着

我记得河边那棵高高的垂柳
每年夏天爬满了知了
我还记得夏天趴在大门下乘凉
树荫 毛毛虫 暑假作业

我记得小学
一个被我不小心踢到鼻血直流的同学
开满小学庭院的玉美人 漫天飞舞的蝴蝶
和遥远的梦想 晚上6点的动画 奶奶做的红领巾

如今转眼间
无数春秋从外地度过
家里的记忆 已渐渐淡去
如今我无法自由得穿梭八仙桌底
无人居住的旧居 已...

明天立秋了


明天立秋了
说不清已在异地过了多少个秋天
记不得别处的秋的样子
只记得十月份房顶晒玉米
那时候您还在日头下劳动
夜晚气温低下来
多穿一件外套
手电照亮去往教会的小路

想到立秋
别处的秋总刻不到心里
家里的花生秧堆成小山
晚上顶着门口的灯和蚊虫
将小山化为成堆果实
洗了洗手上的泥
听着蛐蛐入眠

在外面久了
围绕着红灯绿酒
不知道有人在夜里的孤独和思念
不知道年复一年
有人就在你未留意中老去了

如今我来到的这里
骄阳似火
夜里没有了蛐蛐
独自一人
听空调的噪音
想起幼年和过去
想起老家旁腾起白雾的冬日的河塘
想起河塘旁老龄的柳树
想起您早起做的饭菜
想起再也回不去的过去

在空调室里风沙湿了眼睛
月光穿透有色玻璃
撒在每一个难眠之人的身上

立秋

如果 秋 ...

真实

张利庆-记录:

我伪装着自己,

像一位深沉的诗人,

穿着燕尾服,

带着高傲的头颅,

从你身边走过。


可谁知道,

心的里面有一只受伤的狮子,

被丘所伤,

无力再咆哮。


思想有事也会混沌,

在夜深人静时也会,

有低俗的思想溢出,

像垃圾桶里的苍蝇,

到处乱爬。

(2012/12/16)


2014-12-10做 今开放。

张利庆-记录:

惺忪睡眼

模糊的屏幕爬满了

蝇蝇小字

夜间的噩梦

提心吊胆,再次想起

曾经冻结了爱

埋下了荆棘的苦根

在晴朗的天空下

融化,生起


英勇的战士

无谓的儿女要站起

斧劈荆棘

斩断蔓延的恐惧

黑夜

自创世之日起

没有不被阳光更替

反抗吧 囚徒

寂寞和孤独
开始笼络人心
招兵买马
一次次攻占了
人们坚守的
灵魂

原本美好的
独立和自由
被锁入牢笼
绝望的灵魂 带着枷锁
排队 赶往刑场

如果期待的不是明天
今夜的繁星
有何意义

也许因为一段 旋律

          曾听过 如此 熟悉

清明时节

1 / 4

© find | Powered by LOFTER